女子做完权健火疗又吃保健品,拉肚子到脱肛后

发布日期:2019-10-06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   江西广昌49岁女子徐青秀在乘大巴途中,认识了开办权健火疗馆的“谢老师”。
      在谢的邀请下,做了3天火疗,吃了一堆号称“能把五脏六腑的毒排完”的权健双仁沙棘和权健本草清液。

    女子做完权健火疗又吃保健品,拉肚子到脱肛后



      让徐青秀拉到脱肛的权健本草清液
      然后,拉肚子到脱肛。
      第5天,徐青秀被送进长沙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抢救。
      第19天,抢救无效死亡。
      目前,广昌当地警方因证据不足暂未立案,而市场监督管理局也表示,还在调查,暂未查到火疗馆的违法行为……
      徐青秀的家属,该如何维权
      2019年1月7日,封面新闻记者来到江西广昌进行了详细走访。

    女子做完权健火疗又吃保健品,拉肚子到脱肛后



      死者徐青秀 
      偶遇热心女老板,盛情邀请做火疗
      徐青秀,49岁,江西广昌县水南圩乡水南村人。与丈夫育有三个孩子,在水南圩场镇上经营一家小商店。
      2018年10月初,徐青秀不断出现咳嗽状况,吃药打针不见好。
      10月19日,在亲人陪伴下前往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治疗。医生诊断,她患有间质性肺病、结缔组织病、高血压病、慢性喉咽炎。治疗一段时间后,病情好转。
      医生建议出院并诊断:
      患者未诉明显不适、精神、食欲、睡眠可,大小便正常。查体:生命体征平稳,双肺呼吸音稍粗,可闻及明显湿性罗音……心率齐,双下肢无水肿。
      医生叮嘱,“注意休息,增强免疫力,预防受凉感冒;如有恶心、呕吐,胸痛、胸闷不适我科随诊”。
      出院后,徐青秀坐动车回广昌,在南丰站下车乘大巴时,遇到了开火疗店的“谢老师”。
      “她说,谢老师是个女的,特别热情,在大巴上主动跟她讲话,听说她刚看了病回来,马上邀请她去火疗店做理疗,说什么病都可以治,效果很好,她想去看看。”
      1月7日,徐青秀的丈夫聂祥云向封面新闻记者回忆,虽然起初他也有所怀疑,“但感觉妻子被洗脑,着了迷”,为了让妻子早日康复,他同意去试试。
      11月19日,他陪妻子从乡下赶到了广昌县城。

    女子做完权健火疗又吃保健品,拉肚子到脱肛后



      家属提供的火疗店内饰  
      火疗三天,“又吃泻药又排毒”
      “谢老师”的店里,包括“谢老师”在内,总共有8名工作人员。
      他们端茶倒水,热情接待了聂祥云和徐青秀。
      聂祥云看到,这是一间不大的门面,坐落于一幢居民楼的一楼,有四五十个平方大,墙上、地上,四处挂着、竖着“权健自然医学”的醒目标识。
      工作人员也显得很忙碌,有人在给客人讲解权健产品,有人在接待、派发传单,“感觉生意很好”。
      妻子徐青秀被安排在火疗室小床上躺下,一名男性工作人员拿出一张紫色的宽毛巾,先用开水浸泡,待凉后盖在徐青秀上身,然后倒上酒精,点燃。
      “那火苗蹿起老高,很吓人。”聂祥云回忆,工作人员似乎见惯不惊,对他的诧异报以一笑,然后熟练地用另一张毛巾将火盖住。
      如此反复多次。
      “我不敢看了,就在外面等。”
      聂祥云说,做完火疗出来,“谢老师”立即给妻子开了一盒“药”,让她三天之内必须吃完。
      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聂家人提供的“药”的图片显示,是一盒权健双仁沙棘。
      “吃了这种药,她就开始腹痛,吃饭也吃不下,精神也越来越差。”聂祥云说。
      聂祥云女儿在网络上写的事件经过中,还有这样一段描述:
      “那天做火疗时,谢和另一男士(自称辽宁人)又作了一番宣传,什么风湿、头痛、腰腿、气管炎等什么病都可通过火疗排毒调理好。之后,由谢操作并要求徐青秀每晚不能吃饭,并于19号开始做完火疗就要吃药(权健双仁沙棘和权健本草清夜),说是要排毒,每天要做、要吃药,不能吃饭也不能吃其他地方开的药。只要按他们说的做就会好的”。

    女子做完权健火疗又吃保健品,拉肚子到脱肛后



      死者家属提供的权健火疗店的宣传标识
      4种病变8种病,抢救14天后死亡
      连续吃了两天权健双仁沙棘和做了两天火疗后,20号晚上,徐青秀的状态变得有些让家属担忧。
      “19号那天没做火疗之前,我老婆还可以吃三碗饭,有说有笑的,但是火疗两天,吃药后就像变了个人,脸色苍白,精神特别差。”
      聂祥云回忆,到第3天(21日)晚上,徐青秀又被“谢老师”安排服用权健本草清液。
      聂祥云女儿在网络上有这样的描述:
      “当天(21日)晚上,几个亲戚闻讯后,到火疗店店里极力制止不能再做(火疗)了,可谢等人态度恶劣,强行一定要继续做,并要求按时吃完药”。
      由于不知道徐青秀将会出现后来的状况,当晚,家人还是按照“谢老师”的要求,每隔两小时服用一瓶权健本草清液,于22日早上8点前服完了6瓶。

    女子做完权健火疗又吃保健品,拉肚子到脱肛后



      “谢老师”给徐青秀吃的权健双仁沙棘  
      谁知,服用了权健本草清液的徐青秀,从晚上开始腹泻,到了22日早上,甚至泻到脱肛,并昏倒在卫生间。
      在长沙工作的儿子得知情况后,坚决要求父亲带着母亲到长沙治疗。
      22日,聂祥云带着妻子上路,但妻子无力行走,还一路泄到裤子里。
      无奈之下,聂祥云带着妻子在县城东路社区诊所打了针止泻药,到23号才赶到长沙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就诊。
      入院后,在急诊室抢救了三天,徐青秀又转入ICU,继续抢救了10天。
      12月6日,医院宣布无力回天,建议家属准备后事。
      家属把徐青秀接回广昌县人民医院,继续抢救两天还是没有出现奇迹。
      12月8日晚,徐青秀死亡。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在徐青秀的出院诊断上写明:重症肺炎、间质性肺炎、脓毒症、败血症、高血压病2级中危组、低蛋白血症、电解质代谢紊乱、贫血(中度)。
      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与一个多月前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诊断相比,徐青秀增加了4种病。

    女子做完权健火疗又吃保健品,拉肚子到脱肛后



      徐青秀第一次治疗的出院记录

    女子做完权健火疗又吃保健品,拉肚子到脱肛后



      徐青秀死亡前的出院记录  
      火疗店老板否认有责,称“禁忌都给她念过”
      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11月21日,“谢老师”曾在微信上询问徐青秀“按时吃双仁沙棘没”。
      23日,在徐青秀前往长沙治疗时,“谢老师”还在问,“姐,有排出什么吗,有照下来吗”。
      之后,聂祥云一家与“谢老师”只有一次交流。
      “那次交流之后,打电话给她,不接,去她火疗店,关门了。”聂祥云说。
      对于徐青秀的死,“谢老师”是何态度?
      记者了解到,“谢老师”名为谢海英,他的丈夫也参与到了火疗店的事务上。
      她的火疗店,有营业执照,不过,聂家人称,“那个营业执照是别人转让给她的,她本人没有执照”。
      2019年1月7日,封面新闻记者看到,该火疗店外已关门,门梁上有权健LOGO和“惠康养生会所”招牌,以及“给我信任,还你奇迹”的宣传语。
      拨打“谢老师”与聂家人沟通的手机号,无法接通。
      封面新闻记者通过短信给“谢老师”发去采访问题,截至发稿,并未回复。
      不过,此前,徐青秀去世后,聂家人找“谢老师”讨要说法时,她的回答,或许能代表他的态度。
      在捏家人提供的视频中,记者看到,“谢老师”称,一开始她并不知道徐青秀病了,徐到她店里来,也是自己来的,不是她的邀请。
      至于权健双仁沙棘和权健本草清液,她说“是不是泻药,我不能定论,是厂家定的”,以及“本草清液就是用来排五脏六腑的毒”。
      对于家属询问是否有告知徐青秀火疗的禁忌,“谢老师”表示,“讲过了,一句一句念的注意事项”。
      对于这句表述,聂祥云断然否认。
      他告诉封面新闻记者,第一天就是自己带徐青秀去做的火疗,“谢老师”并没有提禁忌的事,“再说,我老婆是文盲,你一句句给她念,她能听不懂吗?”

    女子做完权健火疗又吃保健品,拉肚子到脱肛后



      家属提供的火疗店内饰  
      警方无法立案,市场监管还在调查
      徐青秀死亡后,聂家人迅速在住家所在的水南乡派出所报了案,后又到火疗店所在的旴江派出所报案。
      事情过去一个月了,调查进展如何?
      1月7日,封面新闻记者来到旴江派出所。董所长表示,接到报警后,派出所立即派出民警前往调查,并迅速通知市场监督管理局,但这起事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表明属于公安机关的管辖范围,“如果市场监督管理局认为是违法案件,就由他们移交给我们”。
      随后,封面新闻记者又来到广昌县市场监督管理局。
      负责该事件调查的李姓副局长表示,这起事件早已立案,目前正在调查中,按照法律规定,会尽快通报调查结果。
      “作为执法机关,我们对家属的遭遇也十分同情,我们会尽力调查,对于违法违规的(商家),我们会坚决予以打击。”
      不过,李副局长也表示,目前暂时没有一个机构能给出徐青秀的死与做权健火疗和吃权健保健品有必然联系,而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调查范围,则在调查该火疗馆是否有违法违规的经营行为。
      “所以,我们这里给不了(派出所需要的)结论。”她说。
      对于“谢老师”所使用的营业执照是否属于转让所得、是否合法,李副局长并未解释。
      ……
      聂祥云说,他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他要走司法程序,一定要给妻子讨个公道。
      【编辑:吴蕾】

  •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